李立谈上海博物馆东馆设计:摒弃了张扬,在那里进入文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