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威信白岩寨墓地
云南威信白岩寨墓地

2018年09月22日云南考古

白岩寨墓地为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新发现的文物点,位于昭通市威信县扎西镇田坝村白岩寨村民小组东侧后山上。为配合四川成都至贵州贵阳高速铁路(简称成贵高铁)的建设,需在昭通市威信县扎西镇田坝村附近新建田坝火车站,而新建田坝火车站的移民安置点部分建设区域位于白岩寨墓地分布范围。因而,需要对移民安置点建设影响区域内的文物实施抢救性考古发掘。2018年5底月至7月初,我所联合昭通市文物管理所、威信县文物管理所对施工影响区域的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发掘面积800余平方米,清理墓葬12座。

墓地远眺

考古测量仪数据采集

威信县位于云南省东北缘,处于云、贵、川三省结合部,俗有“鸡鸣三省”之称。威信是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1935年2月,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威信并在此召开了著名的“扎西会议”。威信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浓厚。境内扎西、罗布等地的多处地点,发现有恐龙、犀牛、大熊猫—剑齿象动物群等化石。考古工作者在境内先后发现多处新石器遗迹,说明很早之前该地区就有人类活动了。

1号墓葬

10号墓葬正射影像

墓地分布于白岩寨村东侧后山的一缓坡地带,南北长185米,东西宽100米,现有墓葬30余座。墓地所在的白岩寨后山现今仍为当地的祖坟山,修建有大量近现代墓葬,现地表残存有许多因施工建设而搬迁的空墓穴。此外,由于当地的坡改地,使得很多墓葬完全暴露在外,部分墓葬石质构件被当作垒砌地埂的材料。此外,由于墓地所处的地理位置,墓地受到泥石流、滑坡等地质灾害的威胁。同时,由于墓地位于村庄附近,分布区大多为当地村民的耕地,村民的生产活动也对墓地造成破坏,且少数墓葬有明显的盗掘痕迹。总之,整个墓地已遭到不同程度破坏,部分墓葬甚至墓穴残破不堪,这些都给发掘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

7号墓葬盖板

2号墓葬头龛

墓地所在的山坡区域,现在主要被当地村民开垦为耕地。墓地所在区域,呈东高西低之势。表土层为各类现代的回填土,夹杂大量石块、杂草等。表土层下为灰褐色土层,为原生土层,较致密,其下为生土层。整个墓地的堆积由于遭到自然和人为的破坏,堆积十份浅薄,一般在20~50厘米之间,文化层也被扰乱严重,破坏殆尽。大部分墓葬开口于地表土下,甚至部分墓葬暴露在地表之上。

酱釉罐

出土瓷壶

经过发掘,清理各类墓葬12座,墓葬大多建于土坎间,墓葬形制都为用石板拼砌而成的石室结构,多为双墓门,部分随葬生活用具。由于后期的人为影响和水土流失等原因,很多墓葬暴露在外。大部分墓葬由于破坏,未发现随葬品,仅在几座墓葬中出土几件残损的陶(瓷)器。发掘的墓葬,都为各种类型的石室结构墓葬,都为双联墓室。或者换句话说,一个大土坑之中,修建有两个墓室,而每室又有独立的石墓门。墓室与墓室之间有空间相通。发现的墓葬墓顶都为平顶,部分墓室盖板无存,仅埋在地表土之下的墓穴尚存。墓葬墓室都由很多大条石砌成,这些石条稍微加工粗糙,不是十分规整。几乎所有墓葬的墓室结构简单,墓室内没有任何雕刻,墓底也没有垫棺石板,仅部分墓室头端部分有头龛。出土器物为各类为陶(瓷)器,器型有罐、壶、碗等。罐都为夹砂陶,素面、带耳、平底。壶类数量较少,为青瓷器,盘口、鼓腹、带耳、平底。碗为青花瓷碗,残破严重。

青花瓷碗纹饰

威信当地人称这些石室墓为“生基”,又为“深基”。“生基”者,人健在时就修筑的墓地;“深基”者,掩入地下较深的墓地。无论是“生”还是“深”,都说得过去。因为,整个金沙江昭通段的多个县区,如巧家、永善、绥江、水富、盐津等县,都有提前筑坟的习惯——人还没死,或者还相当健壮,就早早为自己备下了死后的居所。这些“生基”结构与早期的石室墓葬结构几乎一致,也许二者之间存在找很大的渊源,很有可能就是从这个白岩寨墓地时代就开始传承了!

白岩寨墓地与金沙江昭通段从巧家至水富发现的各类石室结构墓葬都是一致相同的,这些墓葬的年代都定为明清时期。与邻近做过考古发掘的盐津夷都山、绥江南岸等地墓葬结构完全一致,只是墓葬规格少低些而已,因而白岩寨墓地年代也应该为明清时期。查找历史资料,白岩寨墓地应该与明清时期存在于此地的“芒部”及“威信长安司”有很大的关系。滇东北的镇雄、威信一带,在唐高祖武德年间,是彝族部落首领芒部的居住地,由于宗族兴盛,其子孙以祖名号为“芒部”。芒部自元世祖以来为彝族土司、土目陇氏当政世袭。芒部原为氏族制,元军入滇,元至元二十四年(1276年)“攻降乌蒙”,置“乌撒乌蒙宣慰司”辖芒部;明太祖洪武十五年1382年芒部“归降”明朝,置“芒部卫指挥使司”(随后改设芒部府);明世宗嘉靖五年(1526年)四月,朝廷为“改土归流”(废除土官世袭制,实行流官任期制),改芒部军民府为镇雄军民府,治所由今芒部移至镇雄,设流官,下置怀德、归化、威信(治今三桃乡新街村)、安靖(治今旧城村)四个长官司。威信长安司(简称威信司)首次正式见诸史籍。“威信”,含“宣威立信”之义。在现今的威信境内的长安、旧城、三桃等地也发现有与白岩寨墓地墓葬结构完全一致的石室墓,只是墓葬结构、规格稍高些,说明这些石室墓葬应该属于同一时期同一族属的人的遗存。结合史料,这类遗存只能是“芒部”及“威信长安司”的遗存。因而,白岩寨墓地墓葬为研究威信当地明清时期民族、历史以及丧葬习俗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本文来源:云南考古
0    73    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文博在线立场。

还可以输入
还没有人评论

Copyright © 2016 Wenbozaixia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436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