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皇帝赵构“德寿宫”第四次考古疑现“小西湖”踪迹
南宋皇帝赵构“德寿宫”第四次考古疑现“小西湖”踪迹

2018年09月08日杭州日报

南宋史,是一部最让人九转回肠的朝代史。 一方面,烽火征战始终是悬在南宋王朝头上的一把剑,给这个朝代所有故事都抹上悲剧底色;另一方面,南宋的经济、文化、科技闪耀的极致光芒又令后人赞叹与仰望。

在这样矛盾的时代背景下,历史的注脚究竟是怎样写的?考古能给世人一个很好的解答。只是南宋地面遗存极为罕见,所以杭州几乎每一个与南宋相关的考古发现,如太庙遗址、临安府治遗址、老虎洞窑址、恭圣仁烈皇后宅遗址、严官巷御街遗址等均被列为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名录;而位于望江路北侧、南与胡雪岩故居一街之隔的中河中路18号后面的宋高宗养老之地——“德寿宫”,自去年5月本报首次报道了“德寿宫的第四次发掘开启”后,一举一动备受关注。

昨天,记者再次走进考古工地。烈日下,考古专家和工人们在一个个探沟间穿梭,掘地三尺的土基坑一个连着一个,无数水泵管道纵横交叉,表达的是南方考古的艰辛。“南方水多,一米以下就是水,不像北方考古,吹口气就能弹掉灰。”杭州市考古所所长唐俊杰自嘲又幽默的话非常形象地表达了南北考古的差别。

“绍兴三十二年,宋高宗赵构传位宋孝宗,退居德寿宫,德寿宫原本是秦桧旧邸,赵构在旧居基础上建德寿宫,南面叫皇宫,北面就叫北宫。”唐俊杰说。史料记载,德寿宫之大,令人咋舌,精美程度比南宋皇城有过之无不及,布局与临安城皇城相近,内有德寿殿、后殿、灵芝殿、射厅、寝殿、食殿等十余座殿院和大量园林景观,其大龙池、万岁山,拟西湖冷泉、飞来峰。若亭榭之盛、御丹之华,则非外间可拟。那是赏不尽的名花,游不尽的亭台楼榭,不落幕的表演说话、杂剧剧场,供骑马、击球、荡秋千的大广场,曾有大臣形容:“境趣自超尘世外,何须方土觅蓬瀛。”

第四次发掘面积近两万多平方米。唐俊杰说,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找到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小西湖。原来,赵构酷爱游西湖,动辄就和大小官员乘船游乐。后来,赵构也意识到这样游湖“数跸烦民”,孝顺的宋孝宗心领神会,就为高宗在德寿宫内造了个小西湖———“凿大池于宫内,引水注之,叠石为山,像飞来峰,有堂名冷泉,有楼名聚远”。

小西湖的水从哪来,史料中没有记载。2010年考古发现一条长约35米的水渠,源头一直到西宫墙,附近还设有一道水闸门,这就是聪明的南宋工匠利用了“水渠”这一古老水利设施,把中河水引进德寿宫内,一路上还叠山理水,创造出小瀑布等景观,最后注入小西湖。

那么小西湖有迹象了吗?“有。”唐俊杰指着东北角的一处坑基说,“有一小角露出水池痕迹,水岸很符合早期园林的做法,是自然的,没有人为地用石头等堆砌,有点像仿西湖的样子。至于究竟是不是,要随着考古工作的推进,继续向北发掘,需要更多证据来证明。”

现场挖掘的文物也很吸引人,主要是瓷器和建筑构件等。“这件有龙纹,是皇帝用的吗?”有人指着一件瓷器碎片问。南宋官窑博物馆邓禾颖副馆长拿起来端详,“这件龙纹青瓷”应该是皇家之物。青瓷翡翠色且在越窑的基础上偏灰,三个龙爪很有力度,它应该叫高丽青瓷,且是早期作品,因为后期的高丽青瓷是用白泥在胎土上做镶嵌的。”

德寿宫考古发掘还在进行中,本报将持续关注。(实习生 夏佶慧 记者 熊艳 文 记者 李忠 摄)


本文来源:杭州日报
0    62    0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文博在线立场。

还可以输入
还没有人评论

Copyright © 2016 Wenbozaixia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4360号-4